---- 裝完矯正器第四天 ----

由於矯正器把我後面的臼齒抬高,沒辦法咬合,所以現在的我是幾乎沒有辦法咀嚼,

這兩天,都是依照我哥大學同學的 "撇歩" ,吃布丁維生。

可是禮拜五晚上我實在是有點餓到受不了,跑去買了蜂蜜蛋糕來吃,

發現吃東西最難受的,並不是咬不動,而是吃什麼東西都會卡才難過。

禮拜六剛嫁進我們家的大嫂準備了中餐跟晚餐,煮的是意麵,

因為夠軟,所以勉強可以吃,但是吃其他的東西還是有點辛苦。

本來我在啃雞塊的速度就是有目共睹的--慢,現在我要吃一塊豆乾,可能需要更久時間 >"<

口內也因為矯正器,破了不少的洞,嘴唇也一整個呈現乾裂的狀態,痛~~~



這個禮拜日跟我很要好的一個高中同學結婚,

陳俊甫,名字就跟我差一個字,所以再學校我們都彼此戲稱為表哥表弟。

這個禮拜,回高雄也是為了回去喝他的喜酒,

可是由於剛裝上矯正器的關係,不太能咬,吃東西也還很不方便,

所以我壓根兒是打算去那裡喝果汁喝到飽的,

主要是跟同學聊聊天啦,分隔各地的高中同學大多也靠這種機會能見面,

當然是不能為了點小事放棄這大好機會囉~~~

與席的有 阿方(鄭舜方)夫婦、揪揪(楊禹洲)夫婦、勃策+勃策媽、劉彥儒等等

想當然,這種場合....又是一堆人問 "有沒有女朋友了啊? 什麼時候換你??"

同學們談笑間,發現隔壁桌有國中時期的老師,所以就一窩蜂的跑去敬 "果汁",

跟老師們嫌聊了一兩句之後,想說這一天新郎一定是很忙,大概也沒空理我們,

所以我們就順勢趁著新娘去換禮服的時候,轉戰去跟新郎小甫聊個兩句,

連帶的福利呢,就是可以 "就近" 觀賞在舞台上展現嫚妙舞姿的靓女。
(真的!! 看美女本來不是我們的主要目的~~~ 只是順便....順便....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出乎意料的,婚宴上的菜色,有許多都是敖煮到很軟的食物,

除了第一道龍蝦拼盤,我只吃了一塊龍蝦 (該死,我很愛吃的啊....)

接下來的羹、海參、干貝、冬粉,都是我還能吃的,至於雞湯,我就只能喝湯囉~~

大致來說,菜色還不錯 (高雄漢來飯店 + 我能吃 ^^)

所以這一餐,我有吃飽 ^^ 紅包不會白費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下午回到家已經三點,首要就是刷牙,把口腔弄乾淨,不然聽說會很慘~~~

翻開昨天晚上看到一半的 paper,希望對最近的低潮能稍稍有所幫助,

進度很慢..........

看到四點半左右,想到最近實在是太久太久沒有運動了,

因此拎著我那塵封已久的球鞋,跑去高中母校的足球場踢球,

也剛好,有人在,因此加入他們的戰局,

跑了也不過才 5~10 分鐘不到,已經讓我喘不過氣來,

頓時感到腦部缺氧,頭暈目眩........

真的是太久沒有運動了,一上場又是很急的來回跑動,因此身體負荷不了吧,我想~~

接下來的 20 分鐘,只能放緩自己的腳步,守在後衛的位置,減少參與進攻的機會。

真是糟糕啊....我的體能已經退步到如此這般的情況。

回到台南,我的頭依舊痛,即使到了寫完這篇,睡覺前.......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懶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